把“办公桌”搬到居民家门口社区书记“走”进大伙儿心里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办公室招财风水摆件 发布时间: 2020-11-29 12:02

  

把“办公桌”搬到居民家门口社区书记“走”进大伙儿心里

  

把“办公桌”搬到居民家门口社区书记“走”进大伙儿心里

  “张书记,您又来走圈啦!”每周一上午,朝阳区奥运村街道南沙滩社区的居民,总能看见社区党委书记张驚制的身影。居民里就没有不认识他的,张驚制“走圈”,已坚持了11年。

  张驚制以前是个“社区盲”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,“没干过社区工作,不知道社区应该干点什么”。到南沙滩社区上任的那一天,他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  2005年11月25日一早,张驚制推开居委会的大门,心里顿时哇凉哇凉的。会议室里坐着30多个老党员、老居干,几乎一水儿的白发,看见一脸稚嫩的张驚制走进来,眼神里满是不信任,“这么个毛头小伙,能干什么事?”

  那年张驚制35岁,他自己也不愿意来,本想着干几年赶紧走人,但他没想到,来的第一天就被憋了个大红脸。“第一,我来是服从组织安排;第二,社区工作是一张白纸,请各位前辈看我如何在上面画画;第三,我承诺能为居民办10件实事,决不办9件。”三句话虽然让现场平静了不少,但大家还是不信任。

  上任第四天,几个老同志又走进了张驚制的办公室,“小张,你得帮我们解决个问题。”这是一个陈年难题,好多年前天和人家小区就自己在院墙开了个西门,说是为了方便住户上京藏高速,这样一来,紧挨着的和谐小区居民不干了,多了个门,安全、环境都受影响,治安案件此起彼伏。

  白天的时候,和谐小区居民就自己砌墙把西门堵上,但到了晚上,天和人家小区的物业又给拆了,就这么来来回回对抗。现在居民也不砌墙堵门了,直接把生活垃圾倒在那,足足堆了有150吨之多。

  听完,张驚制简单直接,“您反映的这个问题,我现在解决不了,毕竟我刚来四天,我得花时间去了解各方情况。”但是他也承诺,自己会努力去尝试,争取半年内解决。

  从第二天起,张驚制开始走访这两个小区,问物业、问居民,没事就在小区里转悠,一段时间下来,他掌握了很多一手资料,也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弄清楚了居民为何会在此堆垃圾。

  一天,天和人家小区的物业经理来找张驚制诉苦,说西门的垃圾一直这么堵着,小区700多户居民不交物业费,他们快干不下去了。张驚制意识到,机会来了!“我看过规划图纸,你们小区就没有西门这个规划。想收物业费,那好办,我把垃圾清走,你把西门关了。”物业经理一口答应了。

  张驚制第一时间把这事儿告诉了几个老同志,老同志也满口同意。三天后,他找来了清运车,把堆积了多年的150吨垃圾全部清理干净。虽然清理完了已是夜里12点,但张驚制一个电话就打到了物业经理那,“垃圾清完了,来把西门堵上。”

  次日凌晨2点多,一个铁栅栏架在了西门处,过了几天,物业就把西门彻底堵上了。这块拖了十多年的“硬骨头”,真的在半年内被张驚制啃下了。从那以后,越来越多的人见到他,开始叫“张书记”。

  不仅如此,就在上任的前三年间,张驚制连续啃下了好几块“硬骨头”:将社区20年遗留的208处违建全部拆除;协调首发集团出资1100万元,解决了困扰居民15年之久的京藏高速噪音扰民问题。一个个难题被破解,居民怨气少了,笑脸多了。

  南沙滩社区是个典型的老旧小区,4548户、12930名居民,44栋楼里有32栋楼没有物业管理。绿化不到位、杂物乱堆放、道路被占用、治安混乱等等,问题颇多。

  张驚制一边干,一边总结经验。在“西门垃圾事件”“20年违建事件”和“京藏路噪音扰民事件”的处理中,张驚制意识到,社区工作就得务实,得“接地气儿”,社区工作者得走到居民身边,走进居民心里。2009年,他带领社区团队探索出了一套“走动式工作法”。

  每周一上午,张驚制就带领社区专职工作者,到所管辖的区域走动办公。8点半大家统一集合,有居委会的工作人员,有社区党委,还有包院居干等,大伙儿手里都拿着小铁铲,看到小广告或者狗粪,顺手就给清理了。一上午时间,沿着南沙滩社区1.7平方公里的地儿,顺时针走一圈。

  张驚制要求大家,走动的时候,眼睛都别闲着,要看看社区有没有违建、有没有私装地锁、有没有堆物堆料,还要看看社区里的公共设施是否有损坏。耳朵更不能闲着,得多听,听听居民的真实看法,还要主动问需,看看有什么具体问题需要帮忙解决。

  上午走完,下午开会,做记录总结。每一次走动完,都要把大家的需求和意见记录下来。“走、看、听、问、记、办”六步工作法就是“走动式工作法”的具体延伸和要求。就这样一次次走下来,居民们的每一个诉求,都被记录在了“走动式工作法”民情日记上。

  社区里有家经营摩托车的商户,就在居民楼底下,不仅把社区环境弄得脏乱差,而且还占用了社区里的公共停车位,修理的噪音经常对居民造成影响。由于涉及的职责部门比较多,这个问题曾一拖再拖,张驚制很头疼。

  今年11月,“走动式工作法”升级到了2.0版,在广度、深度、精度、制度“四度”上继续创新。每周一上午一起走圈的,除了有原来的社区两委一站成员外,连街道工委书记都被张驚制拉了进来。

  城管执法队、工商局、综治办只要是涉及到的职能部门,张驚制挨个打电话,还通过工商局找到了该店铺产权单位的领导,把现状和解决方案详细说明。令张驚制没想到的是,三天以后,这家摩托车店自己在门口贴出了通告,称即将搬到昌平区去,以后不会在此销售和修理摩托车了。

  “这就是走动式工作法带来的力量,在街道工委的支持下,各部门通力合作,以最快的速度,合力解决老百姓身边的烦心事。”张驚制很欣慰。

  不仅如此,在走动过程中,结合居民反映的问题,张驚制还随时可以叫来相关的工作人员,他们包括社区的管片民警、城管包片的副队长、奥运村法庭的庭长、辖区三个物业公司的经理、业委会成员,还有楼门长、社区志愿者等等。

  11年来,“走动式工作法”让社区专职工作者将“办公桌”搬到了居民家门口,及时迅速地解决居民的困难事、烦心事。11年来,572个周一,走了273万多步,1640公里,共调解民事纠纷1018起,处理环境问题972起,处理无物业管理带来的问题1580起。通过走动,逐渐形成了南沙滩社区特色的老旧小区无物业管理自治模式,达成有人议事、有钱办事、有人管事、有人干事、有法可依、有章可循。

  在最近举行的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,张驚制获评2020年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。

  “张书记,您又来走圈啦!”每周一上午,朝阳区奥运村街道南沙滩社区的居民,总能看见社区党委书记张驚制的身影。居民里就没有不认识他的,张驚制“走圈”,已坚持了11年。

  张驚制以前是个“社区盲”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,“没干过社区工作,不知道社区应该干点什么”。到南沙滩社区上任的那一天,他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  2005年11月25日一早,张驚制推开居委会的大门,心里顿时哇凉哇凉的。会议室里坐着30多个老党员、老居干,几乎一水儿的白发,看见一脸稚嫩的张驚制走进来,眼神里满是不信任,“这么个毛头小伙,能干什么事?”

  那年张驚制35岁,他自己也不愿意来,本想着干几年赶紧走人,但他没想到,来的第一天就被憋了个大红脸。“第一,我来是服从组织安排;第二,社区工作是一张白纸,请各位前辈看我如何在上面画画;第三,我承诺能为居民办10件实事,决不办9件。”三句话虽然让现场平静了不少,但大家还是不信任。

  上任第四天,几个老同志又走进了张驚制的办公室,“小张,你得帮我们解决个问题。”这是一个陈年难题,好多年前天和人家小区就自己在院墙开了个西门,说是为了方便住户上京藏高速,这样一来,紧挨着的和谐小区居民不干了,多了个门,安全、环境都受影响,治安案件此起彼伏。

  白天的时候,和谐小区居民就自己砌墙把西门堵上,但到了晚上,天和人家小区的物业又给拆了,就这么来来回回对抗。现在居民也不砌墙堵门了,直接把生活垃圾倒在那,足足堆了有150吨之多。

  听完,张驚制简单直接,“您反映的这个问题,我现在解决不了,毕竟我刚来四天,我得花时间去了解各方情况。”但是他也承诺,自己会努力去尝试,争取半年内解决。

  从第二天起,张驚制开始走访这两个小区,问物业、问居民,没事就在小区里转悠,一段时间下来,他掌握了很多一手资料,也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弄清楚了居民为何会在此堆垃圾。

  一天,天和人家小区的物业经理来找张驚制诉苦,说西门的垃圾一直这么堵着,小区700多户居民不交物业费,他们快干不下去了。张驚制意识到,机会来了!“我看过规划图纸,你们小区就没有西门这个规划。想收物业费,那好办,我把垃圾清走,你把西门关了。”物业经理一口答应了。

  张驚制第一时间把这事儿告诉了几个老同志,老同志也满口同意。三天后,他找来了清运车,把堆积了多年的150吨垃圾全部清理干净。虽然清理完了已是夜里12点,但张驚制一个电话就打到了物业经理那,“垃圾清完了,来把西门堵上。”

  次日凌晨2点多,一个铁栅栏架在了西门处,过了几天,物业就把西门彻底堵上了。这块拖了十多年的“硬骨头”,真的在半年内被张驚制啃下了。从那以后,越来越多的人见到他,开始叫“张书记”。

  不仅如此,就在上任的前三年间,张驚制连续啃下了好几块“硬骨头”:将社区20年遗留的208处违建全部拆除;协调首发集团出资1100万元,解决了困扰居民15年之久的京藏高速噪音扰民问题。一个个难题被破解,居民怨气少了,笑脸多了。

  南沙滩社区是个典型的老旧小区,4548户、12930名居民,44栋楼里有32栋楼没有物业管理。绿化不到位、杂物乱堆放、道路被占用、治安混乱等等,问题颇多。

  张驚制一边干,一边总结经验。在“西门垃圾事件”“20年违建事件”和“京藏路噪音扰民事件”的处理中,张驚制意识到,社区工作就得务实,得“接地气儿”,社区工作者得走到居民身边,走进居民心里。2009年,他带领社区团队探索出了一套“走动式工作法”。

  每周一上午,张驚制就带领社区专职工作者,到所管辖的区域走动办公。8点半大家统一集合,有居委会的工作人员,有社区党委,还有包院居干等,大伙儿手里都拿着小铁铲,看到小广告或者狗粪,顺手就给清理了。一上午时间,沿着南沙滩社区1.7平方公里的地儿,顺时针走一圈。

  张驚制要求大家,走动的时候,眼睛都别闲着,要看看社区有没有违建、有没有私装地锁、有没有堆物堆料,还要看看社区里的公共设施是否有损坏。耳朵更不能闲着,得多听,听听居民的真实看法,还要主动问需,看看有什么具体问题需要帮忙解决。

  上午走完,下午开会,做记录总结。每一次走动完,都要把大家的需求和意见记录下来。“走、看、听、问、记、办”六步工作法就是“走动式工作法”的具体延伸和要求。就这样一次次走下来,居民们的每一个诉求,都被记录在了“走动式工作法”民情日记上。

  社区里有家经营摩托车的商户,就在居民楼底下,不仅把社区环境弄得脏乱差,而且还占用了社区里的公共停车位,修理的噪音经常对居民造成影响。由于涉及的职责部门比较多,这个问题曾一拖再拖,张驚制很头疼。

  今年11月,“走动式工作法”升级到了2.0版,在广度、深度、精度、制度“四度”上继续创新。每周一上午一起走圈的,除了有原来的社区两委一站成员外,连街道工委书记都被张驚制拉了进来。

  城管执法队、工商局、综治办只要是涉及到的职能部门,张驚制挨个打电话,还通过工商局找到了该店铺产权单位的领导,把现状和解决方案详细说明。令张驚制没想到的是,三天以后,这家摩托车店自己在门口贴出了通告,称即将搬到昌平区去,以后不会在此销售和修理摩托车了。

  “这就是走动式工作法带来的力量,在街道工委的支持下,各部门通力合作,以最快的速度,合力解决老百姓身边的烦心事。”张驚制很欣慰。

  不仅如此,在走动过程中,结合居民反映的问题,张驚制还随时可以叫来相关的工作人员,他们包括社区的管片民警、城管包片的副队长、奥运村法庭的庭长、辖区三个物业公司的经理、业委会成员,还有楼门长、社区志愿者等等。

  11年来,“走动式工作法”让社区专职工作者将“办公桌”搬到了居民家门口,及时迅速地解决居民的困难事、烦心事。11年来,572个周一,走了273万多步,1640公里,共调解民事纠纷1018起,处理环境问题972起,处理无物业管理带来的问题1580起。通过走动,逐渐形成了南沙滩社区特色的老旧小区无物业管理自治模式,达成有人议事、有钱办事、有人管事、有人干事、有法可依、有章可循。

  在最近举行的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,张驚制获评2020年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。